:::

我是學姐喔!(252期)

分享到Facebook   分享到google+   分享到twitter   分享到微博

       一年級的小宇剛加入友緣遊戲成長團體,在新環境裡,他努力讓自己融入這個團體。當大夥兒討論當天要進行的活動時,他很勇敢的提出意見,這時二年級的樂樂卻說:「好幼稚的遊戲。」小宇有點挫折跟不解,可是不敢也不知說什麼,只好裝作若無其事。老師幫忙他說出心情,也請樂樂說清楚她想傳達的意思。但樂樂說不上來,還一副不屑的表情:「反正很幼稚就對了。」
       樂樂真的覺得那是幼稚的遊戲而不屑玩嗎?其實不然,後來有機會玩時,她可玩得很高興呢!
       樂樂並不常批評別人,為何對於新成員小宇一直以幼稚的字眼批評他呢?
       樂樂在家裡三姊妹裡排行老么,二姊都讀國中了,大姊則讀高中。在家裡,二個姊姊對這個妹妹雖然很疼愛,會照顧她,幫她打扮,陪她玩,但也喜歡幫她做主,有時也會管她。對樂樂而言,在家裡,雖然有滿滿被愛的感覺,卻總覺得自己是最小的,能力是最差的,自己常做不了主,大家都比她強。在家裡就像有三個媽媽,一個爸爸。這樣的心理,造就她對於新的學習沒有信心,能不碰,就盡量不要碰,因為萬一失敗,就不會顯現自己的無能。
       在遊戲團體,她不常表達意見。沒玩過或不擅長的遊戲不太喜歡加入。在這之前的團體裡,她也是最小的。現在好不容易,團體來了一個比她小的小宇,且小宇提的遊戲都是她幼稚園玩過的。看到幼小的小宇,樂樂不自覺將內心裡不喜歡自己幼小的感覺,投射到小宇身上,於是她透過批評他幼稚,以減少自己內在對幼小的焦慮,同時提升自己的價值感。
       其實她需要的是展現自己能力的機會,而不是透過貶低別人抬高自己。了解到她內心的這層需要,老師讓她有機會在小宇面前分享自己的成就,例如她已學了400多個生字,然後跟小宇說,再一年,你就可以跟樂樂學姊一樣喔!還有一次,小宇剛好不太知道陀螺怎麼組裝,老師就說樂樂學姊知道喔!可以問她。於是只見樂樂很開心的教小宇。這天,說再見時,兩個人的關係又踏進了一步。
       最終,樂樂需要學習接受年紀最小是事實,且了解許多能力是需要經驗累積的,而非自己不夠好,她就不會將對自己的不滿投射到別人身上。同時,家裡的人如果可以適度地讓她有能力感及參與貢獻的機會,她就不會覺得自己好像永遠是幼小的。

友緣基金會專任老師 詹純玲  兒童成長團體(國小學生) 父母親成長團體(18歲以下孩子的家長)  親職教育電話諮詢  友緣家庭雙月刊(免費索取) 【FB粉絲團頁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