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
炸雞風波(227期)

分享到Facebook   分享到google+   分享到twitter   分享到微博

       假日我常帶兩各孩子到校園騎單車,順便在外面吃午飯。我和孩子約定一各月可以吃一次炸雞,上週剛好是炸雞日,孩子都很期待。大嫂一直很希望他女兒可以多運動,剛好上週有空,他們母子臨時加入了我們的活動。
       大家玩的很高興,直到中午吃飯時。大嫂一聽要去吃炸雞馬上反對,表示他要請客,去吃健康一點的食物,當場我有點愣住了,突然想到,大嫂不讓她女兒在15歲前吃炸雞,以避免賀爾蒙過多造成的提早發育,她女兒也很配合。結果那一天由強勢的大嫂請客。回家之後,孩子們很反彈,認為很不公平,為什麼為了堂姐要聽嬸嬸的話,犧牲他們?我也自覺抱歉,答應他們下一周補回來。我很困擾,以後若在碰到相同的狀況我該怎麼辦呢?
       現代的父母真辛苦,食品的健康、環境賀爾蒙的問題很小就影響著下一代的健康。父母們總是在孩子的「身體健康」和「心理感受」上拿捏,有些父母嚴格把關,長大才開放各種食物,也有些父母考慮孩子的感受,適度開放空間,如: 一個月一次的炸雞日,這是屬於父母權限,需要相互尊重。
       但是計畫常常趕不上變化,變化又不敵大嫂的一番話,就算是您想當一個守信用的媽媽,也會因突發狀況而動搖,當場愣住的你想必心理很為難吧?或許是因為大嫂很強勢,但是,有沒有可能和我們的心理狀態有關係呢?
       對您來說,為難的事情,如果一邊是「對孩子守信用」,另一邊是什麼?不想傷害妯哩間的和諧、說不出拒絕的話或是不忍心大嫂的女兒看別人吃炸雞而有落寞,還是???
一、如果不想傷害關係,在您無法自由的說出意見那時,和大嫂的關係就已經出現了裂痕了吧?有沒有可能因為自己的不夠勇敢,成全了強勢的大嫂? 
二、如果您習慣扮演好人、好商量的人,說不出拒絕的話,那這一次也不是特例囉!或許為了自己什麼都可以忍受,但是還有更想保護的人,如:孩子,自己才須重新思考拒絕的藝術。
三、如果是對大嫂女兒的慈悲,那又要如何兼顧我們孩子的感受呢?

       約定是需要被尊重,下一次若又碰到炸雞日,你可以事先和孩子商量
一、肯定孩子的守信用,願意照顧身體的健康,遵守一各月一次的約定。
二、喜歡和堂姐一起玩嗎?但是堂姐不能吃炸雞怎麼辦?堂姐也很努力遵守他的家庭約定,都不碰炸雞,如果我們在他面前吃,他會很難受! 因為堂姐而改期吃炸雞,並不是犧牲,而是一種對堂姐的體貼。
三、如果真的非吃炸雞不可以,就要請下一次再約堂姊。

       當場,可以和孩子商量「要不要延後炸雞日」,若孩子不願意,試著對大嫂說:「實在抱歉沒有事先和您商量,我們很早以前就約定好了,下次在一起騎車,我來請客」。對侄女說:「嬸嬸中午不方便和你們吃飯,下次一起玩,一起吃飯。」 
       孩子的反彈,只是不希望自己的意見被忽視,或是當場也愣住不知如何回應大人強勢安排的受傷。孩子不願意被犧牲,只是訴求自我、希望被聽到的存在感。或許在育兒的過程中,父母能再次拾回成長中失落的這份人性尊嚴。

黃倫芬副執行長  父母親成長團體(18歲以下孩子的家長)  親職教育電話諮詢  友緣家庭雙月刊(免費索取) 【FB粉絲團頁】